兵不血刃。

我好帅

关于黏糊糊湿漉漉。

d市连下了好几天暴雨,却也抵挡不住它的高温。
王同学和晟同学挤在沙发上,王同学光着膀子手上正打着游戏,晟同学穿了个背心看着手机上播放的沙雕视频嘿嘿乐。
晟同学用脚勾了勾那台不停转动的风扇嘟囔热,嘟囔这坏天气使得空气都湿漉漉黏糊糊。
晟同学155,王同学164。
晟同学小小一只缩在王同学怀里,憋笑憋的辛苦惹得王同学打游戏也不安宁。王同学抬手给了晟同学一个脑瓜崩,晟同学揉揉脑袋憋着嘴钻到王同学和手机的空隙中蹭他鼻子。
然后王同学搂着他的脸给了晟同学一个湿漉漉黏糊糊的吻。
晟同学突然觉得这天气好像没那么讨厌了。

我自认不是什么情场高手,不过失败的恋情可不止一段。
我喜欢自由,喜欢无拘无束,喜欢和各种人暧昧。我也喜欢两个人在一起,有依靠,有软肋。
和她分手的时候我没怎么难过,甚至把它当做笑柄分享给好友。
可这份痛苦总归是要来的,我拎了三瓶啤酒蹲在街边,旁边的大哥凑过来帮我点了嘴边叼着的烟。
酒的味道对我而言不那么好,我强灌着自己,眼眶被旁边烧烤店散出来的烟雾熏的发红。
那位大哥跟我说,年轻人不要因为爱情太伤心,好的总在后面。
我心里想的都是,如果你知道我这么糟蹋身体,你还会不会心疼。
胃疼折腾着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额头附了一层汗。
床头柜里有你精心收拾的小药箱,可这间房早就没了你的温度。我摸了片止疼药硬咽了下去,苦的喉咙都发疼。

爱过就够了,余生就算了。

之前拼的小河神…吸溜一口我的现哥哥

老王终于更博了,壮了点啊…这张显得他很白,不过真的很像一颗蛋了(黑粉本人了)剧组终于把他吐出来了!

随笔。

那是我梦里辗转反侧总也忘不掉的人。
枯燥的地理课,两个小时,而真正能听进去的不过几十分钟。所有人都捧着卷子刷题,只有我心不在焉。
我抬头扫了眼周围,看到了坐在前一排的她。
她睫毛很长,杏眸微睁,专心致志地看着手中地理卷子。她鼻梁高挺,唇瓣粉红,让我移不开眼睛。

从小我就爱吃奶糖,享受那在我口中散发的浓纯。
坐在她旁边的女生似乎感受到了目光,回头看看我,又眼巴巴地看着我手里的奶糖。
我将糖递了过去,她眨了眨眼接过糖,说了声谢谢。

你看,素不相识的陌生人都能对我说谢谢,我十年如一日的爱你,你却连个笑容都不肯施舍给我。

随笔。

认识他一年多了,但真正熟络起来还是因为那件事。

青春期的少男少女,总是对爱情有着无限渴望。
一本不知由谁推广出来的言情小说在我们年级广为流传,我闲着无聊也就看了一些。后来听说他也有读那本书,我便天天捧着那本不符合我气质的小说看得认真。
那个夏天,我白开玩笑的跟他表白了。
“诶,你跟我处对象呗。”
他一愣,咧开了嘴,笑的很想楼下老人家的那只金毛。
“行啊。”
满是玩笑的语气我竟没听出来,整日粘着他的同时还会与他聊一些书里的故事。
后来,他走了。
他家里人要离开这个三线城市,走的时候我只是在门口看着他,看着周围与他关系好的同学哭得泣不成声。
我憋不出眼泪,只记得那年夏天闷热,混杂着不知名的情愫。

第二年那位作者出了那本言情小说的续集,是个悲剧。我将那本续集从头到尾看了个遍,打开手机就看到他发了关于那本小说的朋友圈。
我没由来地点开了和他的对话框,发了句
“真可惜啊,他们最后没在一起。”
过了一分钟,他也给我回了条消息。
“是啊,真可惜。”

我只记得那年夏天闷热。

随笔。

啊。写一个童年玩伴。他怕摄像头所以也没几张照片。挺想他的。

我见到他了。
十余年未见,他早就不是我幼时记忆中那个玩伴了。
我搓了搓手,试图缓解尴尬气氛:“诶呦…这么多年不见,你长得越来越好看了啊…”
他只淡淡应了声“嗯”,我看着他的脸,他也看着我。
相对无言。
后来我们坐在同一辆出租车上,夏日的风裹着一股子热,“呼呼”从半开的车窗里涌进来,灌进我的衣袖。我看了眼在后面坐着的他,一时兴起就想给他拍张照。
“来合张影!”
他闻声抬头,却撞进我手机摄像头闪出的灯光。
刹那间我看见他身旁飞着许多蝴蝶,我从梦中惊醒,抹了抹额头冷汗。
多年未见我竟忘了,你从小到大,都怕那黑暗的摄像头。

老王终于更博了😭天天在微博蹲着等他更。老王的寸头依旧非常硬气。沙发毫无悬念,笑看他人格分裂😂王先生温柔在内心